代孕知识NEWS

代孕,不该一禁了之

时间:2017-11-06 21:3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代孕是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一种,通常是指用现代医疗技术将精子或经由人工授精培育成功的受精卵或准胚胎注入自愿代理怀孕的妇女体内,待生育后由委托人获得对孩子的亲权并加以抚养。对于代孕,我国目前尚无系统的法律规制,仅卫生部2001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对立法而言,加以禁止是最方便、最简单的,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考虑个体的利益和要求,简单地加以禁止,其结果只会是各种规避法律的现象不断出现,立法的目的将无法实现,法律的权威势必受到动摇。本文认为不能一概禁止代孕,而应有条件地许可代孕。理由如下:

  一、禁止代孕的立法不能杜绝代孕的现象

  在我国,失去法律规制的代孕市场混乱无序。代孕的方式五花八门,有的原始而丑陋,甚至是委托人和孕母通过性行为进行的。在诸多案例中,不育的妻子不仅要和孕母争夺孩子,往往还得争夺丈夫,引发的纠纷更严重。而代孕安排一旦发生纠纷,由于于法无据,法官难以处理;一些案件依据现行法处理又严重失公。这表明回避不但不能解决问题,而且因为无序引发更多纠纷。

  在欧洲,以英国为例,《沃诺克报告》认为避免代孕及其负面影响的唯一有效办法是“使其非法化”。但是发生的一起跨国商业代孕案件———“B“byC°ιι°n案”,使得沃诺克委员会不得不接受代孕(协议)已经客观存在并且不可能有效禁绝的事实,为此建议政府禁止商业性或者营利性代孕。后来出台的《代孕协议法案》,《人类受精与胚胎学法》严禁商业性代孕和代孕中介,而自愿性的代孕和酬金给付却得以合法化。法国虽然禁止代孕,但是“市场的需求使法国的地下代孕母亲市场兴盛不衰”。

  代孕可能带来的问题通过严密的制度设计是可以解决或将损害限制在一定的限度内的。相反,一味地否认代孕协议的效力,既不能完全杜绝代孕,也不一定对孕母及出生的婴儿有利。特别是在婴儿存在残疾或病症时,否认协议的效力会使委托方轻易地摆脱责任,而将孕母及其子女置于水深火热之中。

  二、主张全面禁止代孕的理由并不成立,代孕并非绝对有害无利

  那些反对代孕的理由,我们可以梳理归纳,分为对孩子、对他人以及对社会的损害三类。对于学者概括的代孕的不利情形,是不是都站得住脚呢,笔者逐一进行分析。

  其一,代孕会伤害孩子吗?代孕不利于子女利益吗?美国新泽西州最高法院在M婴儿案判决中指出了这点:一个孩子不是在尽可能的和平和安全之中开始其生活,而是发现其出生后立即处于父母的竞争与争议之中;出价最高的人将可能成为收养父母,而不论其是否合适。对此,波斯纳给予了有力的反驳:首先,他认为“孩子处于父母间竞争的争议”是法律不明确的产物,一旦这种代孕协议的可实施性确定了,竞争就不会存在。其次,他提出“契约是孩子得以生育的前提,没有契约就没有孩子”。代孕协议并不会导致女性丧失做母亲的权利,而是引导一个妇女为了另一个妇女而成为母亲。

  一个人工生殖的孩子与被收养的孩子相比,可能同样会对他的来源感到好奇和困惑,但是他们并非被“抛弃”,而是被渴望得到的孩子。研究表明,当人工生殖的孩子得知真相时,他们与双亲的关系得到了巩固而不是伤害。

  其二,代孕会伤害他人吗?反对者认为代孕不利于家庭稳定。他们或许是认为代孕会伤害委托人夫妇以及孕母的家庭安宁。从委托人的角度而言,渴望有孩子而不能生孩子的家庭本身就存在不稳定因素;如果通过代孕得到了孩子,反而会增加其稳定性;虽然代母的介入会影响家庭的和谐,但通常还是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从孕母的角度而言,孕母不一定都是处于婚姻状态,对独身者而言不存在家庭稳定的问题。而对于已婚的孕母,通常法律都会要求其征得配偶同意,从而消除了法律上可能的冲突。

  代孕会伤害孕母自己吗?反对者认为代孕会使代理孕母受到心理或生理的长期伤害。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是否会受到伤害,是否值得承受这种伤害,判断和选择的权利应交由主体自己行使。法律并不能代替每人作出适宜的判断。美国反堕胎法以保护妇女健康为由禁止堕胎,事实证明这种替代判断并不明智;法律以妇女保护为由进行替代判断也不一定符合妇女自身的利益。

  其三,代孕会对社会造成伤害吗?孕母会破坏家庭结构吗?笔者不以为然。单身男子使用代孕技术,会使现行家庭结构解体;但这是可以通过立法限制代孕实行的条件来加以规置的。譬如一些国家限定代孕的使用者为不育夫妇,就排除了单身男子或单身妇女通过代孕建立家庭的可能。相反,代孕有助于维护传统的家庭结构。使代孕合法化,合格的代理母亲候选人之间的竞争将这种代理价格下降到成本的水平,处于不育夫妇可以容易得到的状况。这样反而有利于不育家庭的稳定和巩固。

  代理孕母侮辱女性吗?《沃诺克报告》评论说“把他人当做实现目的之手段,不论结果如何,都应受到道德谴责”。子宫出租论、工具论、奴役说等都支持了上述观点。这乍看之下有理有据,但其实这一推理过程将结论当做了前提来进行论证,一开始就把代孕定性为“出租”,最后得出的结论又是“代孕的实质是出租子宫”,这显然是逻辑思维混乱的推理,不可能成立。关于反对“出租论”的论述,有一段文字简单而精彩:“我们不会描述一个头脑快捷、能干的董事的工作仅仅是出租他的头脑;或快速的打字员的工作本质是仅仅出租了她的手指;甚至模特儿是出租了她们美丽动人的身体为衣架。”

  由于与金钱挂钩,代孕对许多人而言在道德上是难以接受和令人厌恶的。其实代孕有利他主义的、合理补偿的和商业化的三种类型。利他主义代孕在道德上是高尚的,合理补偿也不会改变代孕中固有的高尚本质。

  三、代孕具有积极的价值,法律不应为避小害而舍大利

  不能生育的人当中,有些只能通过代孕实现生育权;而且我国在执行一胎的计生政策下,导致一些超过育龄的夫妻在子女死亡时,也会自然地产生再要一个孩子的需求。一些年长的父母特别是母亲可能已经失去生育能力。如果不能领养,代孕就是他们重获子女的唯一途径。一味地禁止,特别是禁而不绝,对法律的执行、纠纷的处理、弱势群体的保护以及公平合理的法律价值实现都是有害无益的。代孕协议纠纷也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多发。美国的数据统计显示代孕的成功率相当高,表明它是建立家庭的实际途径。

  今天代孕所遭遇的否定评价和当年人们反对人工授精、试管婴儿技术使用的理由许多是相同的,但是法律并没有因此禁止其他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实践证明反对者当初的担忧也是多余的。现在唯独禁止代孕,是对不育夫妇的一种不公正。严格控制的代孕可以实现一部分欠缺生育能力主体的生育权,对公共利益的损害也可以控制在较小的范围内,法律对此禁止欠缺应有的说服力。

成功在天使代孕之家生下的宝宝们Success in the angel surrogate baby who gave birth to the baby

在线咨询 x
扫一扫加微信
点击咨询
了解详情
电话
13011800222